付费内容盗版有多嚣张?受害大V被反问:你凭什么要我下架

小说:点击广告赚钱手机作者:建海龙卓更新时间:2018-12-17字数:89156

大营里史思明铁青着脸,冷冷地看着坚决不肯担责的安庆绪,史思明是安禄山的左膀右臂,在河北军中地位极高,而且当年他也是跟着安禄山由一个边境小商贩,一步步掌控了范阳军和平卢军,可谓最资深的元老,是安庆绪的叔辈,安庆绪尽管是安禄山的儿子,但史思明面前,他还是不敢张狂,严明的军纪之下,史思明可以杀他。

狂赚挂机攻略

朵奔巴延感到浑身上下俱是一痛,抑制不住的口喷鲜血,朝着后面飞去,连手上的三才骷髅杖都没有来得及收回!
这巨掌足足有着十几丈大小,里面所蕴含的海水达到了数百吨,直接向着凤凰轰了过去。

转眼间二十几招过去,两人位置不停变换不分胜负,上面观战九幽派弟子不停高声呐喊助威,从表面来看,九幽老怪双爪闪动将林风围在中间占据上方,无怪乎群魔如此兴奋,幽老怪暗暗叫苦,只有自己心里清楚,想要保持这样快的速度,体力消耗太大,一旦体力无法维持,速度瞬间减慢,到时林风必然抓住机会反击。

付费内容盗版有多嚣张?受害大V被反问:你凭什么要我下架


焦虑促生内容付费,为知识提供变现途径。

一个简单的例子是:得到,在今年的头8个月里,27个售价199元专栏总销售份数超167万,总销售金额超3亿3千万。罗振宇将此归结为一句话:“你没时间读书,我们说给你听。”

这样赚钱的好机会,自然不会被投机的有心人放过。在淘宝、闲鱼搜索关键词,跳出的盗版产品无法量计。业内人士估计内容付费盗版产业,应达到200亿规模。

“这就是一个大坑,对原创内容产业的危害难以估量!”维权骑士COO HONDA说。这一次,焦虑的是知识生产者。

而锌财经经过近一个月的多方查证,试图揭开这个知识付费催生的,见不得光且更暴利的地下市场。

1.大V质问盗版商,被反问“你凭什么”

“他们是有组织的。”说这句话时,小麦子很气愤。

今年6月,她在米熊App上注册了一个名叫小麦子vicky的账户,教授烘焙方面的技能,最贵的一节课能卖到89.6元。

而下这个判断的依据是她曾在微信群里看人这么操作过:众筹买课程,组织人录制好分享给合伙出钱人,最后这帮人再去淘宝、闲鱼等渠道进行售卖。

“可能也有部分人是为了合着买,但是靠着这样的方式进行盗版的,说到底还是为了谋利。”米熊创始人曾雄杰告诉锌财经潘越飞。

据他介绍,平台从上线到盗版内容在多个渠道上大量出现,仅半年时间。他说:“那时候,盗版商的做法还是进入课程群,加每个人为好友,然后私聊说“不管平台上的课程是多少,在我这买只要2元钱。”

再后来,是在淘宝、闲鱼等平台上的泛滥。仅闲鱼单个渠道,就有100多个商家,每个商家又有100多个视频。

“这直接就影响老师们的收入,他们都会直接找我们投诉。”曾雄杰说。

以销量第一的云上cakes为例,平台上他们的月销售额稳定在80万左右。“但盗版内容对我们销售的影响能到40%左右,这还是保守估计。”云上cakes关老师说,像是这样的注册付费用户还有100多万。

“更气人的是卖盗版视频的人气焰嚣张,理所当然。”小麦子补充道。她曾尝试直接联系盗版卖家要求下线产品,得到的回复却是“你凭什么?”

“很多时候,内容是好内容,但通过任何一种互联网手段都可以得到后,就没什么人愿意多花钱了。而那些做盗版分发的,生意也会源源不断地进来,最后甚至会成为一种业态。”HONDA说。互联网的拿来主义似乎成了政治正确,也使这一见不得光的地下产业野蛮生长。

11月2日,米熊在平台上发布10月侵权处理报告:自项目上线以来,共对1371条视频进行TSA可信任时间戳认证……在针对网络盗版打击的过程中,10月共计发现网络盗版242条,已处理盗版81条,盗版视频主要分布为闲鱼、淘宝等地。

侵权处理报告

他们也发现了闲鱼上大部分盗版视频都在,一个最先在淘宝上卖盗版电子书,后来又在闲鱼上卖视频课程的山东威海人。曾雄杰说:“她是最早一批的闲鱼卖家,在闲鱼有5个账号,大部分视频都来源于她。”

“但这么做真的有用吗?”潘越飞追问。

曾雄杰回答称:“要根治是不可能的。目前这个行业普遍的做法就是事后打击,我只是用了一般方法去遏制这样的行为,去保持一个高压的状态。反正你不能泛滥。”

2.打掉1700万,却仅占黑产的千分之一

“米熊是我们的合作方之一,更加典型的用户还是得到和三节课。”当锌财经联系上维权骑士时,创始人陈敛这样介绍。

他们与得到的合作采用服务外包形式:拿到得到有关知识产权维权的授权,然后进行内容的全网监控,发现侵权线索进行电子证据固定后进行维权,并进行相关数据报告的产出。

在合作的一年里,维权骑士帮得到处理了15000+侵权线索,关闭27个侵权网站,下架16个盗版应用,累计清除非法商品价值1700万元。

但这对网络盗版商来说,仍像是隔靴搔痒。

“目前整个内容盗版市场,仍养活了一大波人,被打掉的可能只是千分之一。”同样关注这一行业的媒体人林柯说。

锌财经辗转联系上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闲鱼店主,卖各种二手资源是他的副业,靠着这个,每天的收入能增加100多元,多的时候有200至300元。

“现在都不让卖,开的店铺也容易倒。都觉得钱好赚,但你知道我挂了多少个号吗?”他吐槽说。

“有想过不干了吗?”潘越飞追问。

他答道:“资料都在手上,不费精力,也没什么成本,不卖就亏了。”

有类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数。更不用说那些手中握有海量资源的。

以某个闲鱼号为例,它的介绍是:老店新开,一手资源,得到专业更新,已建十多个群,销量上千人。

锌财经花了8.8元,买到了得到全部专栏,直接进了得到22群。群里,文件库的命名是“得到容易失效,快点保存”,聊天内容也多围绕更新速度慢,文件实效等展开。

而每个群上限是50人。也就是说,从10月22开业之后的10天里,这一账号已经靠着得到净赚22*50*9.9=10890元。

这仅是得到付费专栏群。喜马拉雅、知乎live、Coursera……你能想到的知识付费平台,他们都有。

“而且,我怀疑这是价值提升学院的新店。”HONDA说。

他口中的价值提升学院,是一个在淘宝、微博、印象笔记等各种渠道都有盗版宣传交易记录,非法所得疑似已经超过刑事立案标准的专业盗版团伙。

“他们让人很头疼,之前我们也有各种尝试,最近正在对他们进行更加深入的调查,打算通过司法介入对他们形成致命打击。”HONDA说。

尽管淘宝、闲鱼等平台屏蔽相关关键字,不断打击盗版、下架违法盗版产品,但通过翻录付费音频、截图转存付费图文,或直接扒服务器数据等方式非法获取内容,通过规避关键词、偷换概念、通过社交工具完成交易等方式进行盗版贩售的,还是层出不穷。

“我们之前也做了些调查,发现涉及盗版的,各行各业的都有,但主要是期望通过网络低成本获得收入的人群,也就是所谓的网赚群体。”

他也将黑产运作机制总结为三个步骤:

图片来自维权骑士

第一,引流。在社区、电商、自媒体平台上用相对低价吸引价格敏感、版权意识较低的使用者。

第二,营利。通过支付软件、交易平台向使用者直接收费,或利用使用者的行为、信息变现。

第三,内容分发。通过网盘、社群等时下盗版内容的最终落地。

其中夹杂着多种表现形态,但目的往往只有两个:售卖、引流。

售卖需要宣传、交易、分发,获得直接的金钱收益。

引流就是所谓的宣传。HONDA说:“比如通过盗版内容去引流引到公众号里面,然后通过广告来盈利。或者使用关注公众号领取盗版课程的噱头,向一些公众号提供所谓的涨粉服务。”

3.劣币驱逐良币?

网络盗版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从BT下载网站、到非法的在线视频网站,再到时下最流行的云盘分享,互联网上充斥着各种免费信息。

从音乐,到电子书、电影、电视剧、视频网站、音频网站,每一行业都曾面临过劣币驱逐良币的危机。

“音乐就是因为盗版,停滞很多年。视频网站早年盗版也非常严峻,盗版改革之后,才获得了比较正向的产业发展。”曾雄杰说,他的憧憬是内容付费也能这样。

“但视频网站盗版能正向发展,主要是把百度影音、快播打掉了。盗版主要打大头,小的盗版,不成体系,不成规模,即使打了也成不了影响。”沉默了会后,他又补充道。

内容付费盗版的现状是,再也没有当年百度影音、快播这样的产品。

“得到一年有多少的量,你算的出来的,就算以19.9的价格卖,里面的利益也不会太大,不至于构成一个产业链。”杭州华泰一媒文化传媒陈欣文说。

而盗版产业从业门槛低,除了人力之外,不需要投入任何成本等,导致很难形成竞争壁垒。即使是一开始利润不错的产品,也会陷入低价竞争,最后走向无利可图的状态。

但在HONDA看来,盗版的规模和有没有大规模团体是两回事。他说:“现在的整体环境,导致目前的侵权团体不会再出现像是快播那样的巨头,但这不说明目前侵权者获取的收益不会比之前更大。”

“其他平台都还好,但微信对个人账号侵权行为的认定机制还不够完善。”HONDA说。

微信账户投诉流程截图

在微信账户投诉选项中,仅有“存在侵权行为”这一项比较符合情况。点击进入页面后看到的首先是微信端给出的建议是:找对方协商。坚持投诉的,仅有两个选项:投诉头像、昵称等资料;投诉朋友圈内容。

也就是说,这个账号的其他行为不在投诉范围之内,而且存在侵权行为的只有一个处理方式:屏蔽朋友圈,至于屏蔽多久,没有写明。

“就是洒洒水,没关系的,期限一过又能重来。”

对于这个说法,微信方给出的回应是:如发现有用户传播扩散盗版内容,可通过微信客户端投诉系统提交投诉,微信团队会审核证据材料,根据情况采取限制账号功能或封禁账号的处置。

比起微信群,QQ群自带群名搜索、付费加群、群文件共享等功能,成为名副其实的打着资源分享号之名,做着售卖盗版课程之实的黑产温床。

而在微信公众号中发布侵权内容的盗版商也琢磨出了新玩法:每天发的侵权内容第二天就下架,这个时间段远低于微信公众号平台对侵权线索的审核时间。

“有解决方法吗?”面对潘越飞的提问,陈敛给出的回答是:“目前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,只能尝试对一些典型案例进行诉讼或者要求司法介入,以此换来对其他侵权者的威慑和腾讯对社群侵权状况的重视。如果平台相应的惩罚机制都建立起来,把侵权的门槛提高,那我们可能打掉一个就是一个,而且打掉一个还能威慑三个。”

所以,侵权成本是本质,关键还是得看成本跟投入产出比。

以新闻版权为例,获赔两千,可能付给公证一千,还要付给律师、法院,最后到手的连200都不到。而那些盗版商却赚得衣钵满盆。

而因为版权问题,几乎所有的海外玩家都曾放弃过中国音乐市场,但靠着独家版权,中国85%的音乐版权问题已经解决。

“盗版的成本提高了才能遏制黑产的发展。”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,近一周连续为中国期刊协会和人民网做新媒体培训,顶级内容从业者们都提到了内容盗版的问题,最后的答复不约而同:“必须从制度上去打击。”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0477auto.com/news_22940.html

发布时间:2018-12-17 07:33:44

在家开什么厂赚钱 网上做什么投资赚的快 我赚钱了 美国怎么薅世界羊毛 五一兼职 网上找兼职工作 手机打码兼职是真的吗 南堡开发区区招聘兼职

编辑:伯杜乙

我要说两句: (0人参与)

发布